<track id="bgkwe"><i id="bgkwe"></i></track>

      <span id="bgkwe"><sup id="bgkwe"></sup></span>
    1. <span id="bgkwe"><sup id="bgkwe"><nav id="bgkwe"></nav></sup></span>
    2. <optgroup id="bgkwe"><em id="bgkwe"><del id="bgkwe"></del></em></optgroup>
    3. <legend id="bgkwe"></legend><optgroup id="bgkwe"><em id="bgkwe"></em></optgroup>
      【眾通】企業服務一站通!
      • 資質認證
      • 支付安全
      • 保險賠付
      • 售后無憂
      首頁 > 資訊百科 > 知識產權 > 【專利申請】實施他人專利,如何支付「專利許可使用費」?

      【專利申請】實施他人專利,如何支付「專利許可使用費」?

      導讀:2002年4月19日,余某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央求一項名為“一種抗神經衰弱的藥物”的發明專利,并于2004年12月1日取得授權。專利央求后,余某即容許其擔任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的立業制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立業公司)實施。至本案申訴時,立業公司估計出售專利藥品6481519盒,取得出售收入6667萬元,但未向余某支付任何專利運用費。故余某向法院申訴要求立業公司向其支付涉案專利運用費666.7萬元,支付違約金133.3萬元,并當即間斷實施該專利。立業公司則辯稱,余某主張按照出售額10%的固定比例支付專利運用費,沒有實踐及合同根據。法院是怎樣審理并斷定的呢?概略見本文。


      專利原則,是一種運用法則和經濟的方法供認專利權人對其發明享有專有權,以保護和促進技術發明的原則。

      專利權人可以自行實施其發明,也可以在收取必定的容許運用費后,容許他人實施其發明。任何單位或個人未經專利權人容許實施其發明的,應當承擔間斷侵權、賠償損失的侵權責任。本案的特別之處在于,專利權人余某作為立業公司的股東和法定代表人多年,立業公司運用涉案專利應該通過余某容許,因此余某在本案中未以專利侵權的案由申訴。但是余某作為股東和法定代表人的收入,并不等同于其作為專利權人應取得的專利容許運用費,故雖然兩頭未就專利容許運用費抵達一起,但在查明相關實踐的基礎上,法院仍支撐了余某要求出售額的10%作為其專利容許運用費的訴訟央求。


      本案的裁判作用,進一步體現了法院對知識產權的保護,明晰了發明發明結束人享有取得獎勵及容許運用費等經濟收益的權利,對在全社會營建保護立異、鼓動發明發明的良好氛圍具有積極意義。


      實施他人專利應支付專利容許運用費

      ——余某訴立業制藥股份有限公司發明專利實施容許合同糾紛案


      裁判要旨

      發明發明結束人享有取得獎勵及容許運用費等經濟收益的權利,專利容許運用費歸于兩頭當事人洽談斷定的范疇,當事人可以就容許的內容、方法、時間、容許費及其核算方法和支付方法等進行商談并抵達協議,但是若無法抵達一起,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專利法、專利法實施細則、促進科技作用轉化法等法則規矩和相關實踐進行裁判,斷定合理的容許費率。


      案件信息

      一審:南京中院(2015)寧知民初字第197號民事斷定書;

      二審:江蘇高院(2016)蘇民終1510號民事斷定書。


      案情摘要

      一、涉案專利權及其他相關專利權


      1999年1月11日,余某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央求名為“一種抗神經衰弱的中藥”的發明專利,2001年8月1日獲準授權公告,專利號為99100142.7。


      2002年4月19日,余某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央求名為“一種抗神經衰弱的藥物”的發明專利。2004年12月1日,該專利取得授權,專利號為ZL02117431.8。


      二、“新樂康片”藥品(保健藥品)出產情況


      立業公司(原南京第五制藥廠)樹立于1990年11月14日。余某擔任立業公司法定代表人時間為2003年12月18日至2015年2月9日,后變更為張育民。


      1996年8月20日,江蘇省衛生廳下發批復,附和江蘇省醫藥工業研討所和南京市第五制藥廠試出產中藥保健藥品“新樂康片”,附和文號為蘇衛藥健字(1996)第1651號,并發放了藥品附和證書。


      2000年12月28日,余某(甲方)與南京第五制藥廠(乙方)訂立《“新樂康”保健藥品協作出產出售協議》。協議斷定“新樂康”保健藥品的配方是余某通過二十余年的悉心研討及臨床驗證并已被附和為蘇衛健字號(1651)號保健藥品。兩頭約好:1.甲方作為該專利技術的全部人(專利號為99100142.7),因不具備出產和出售的條件,現甲方以該產品的專利技術點點評值為350萬元,乙方以其廠名、商標、兩證一照等無形資產相互協作出產和出售該保健藥品。2.甲方以乙方名義向醫藥監督局申報保健藥品收拾,供應相關資料及該次收拾所發作的相關費用,運用乙方的廠名進行申報,申報后甲方享有該產品的專有技術權及專利權,協作期間乙方享有出產權。3.甲方按產品的出售獲利支付給乙方,具體為:每年出售該產品最低提成基數(360萬片)為16萬,短少部分應補足16萬元;360萬-660萬片按每片0.05元給付;660萬片以上按0.06元給付,剩余獲利由甲方享有。4.該產品壓片所需輔助材料由乙方擔任,壓片以外包括其鋁箔包裝、小包裝、中包裝、大包裝及其藥檢對照品由甲方擔任等。


      2001年7月1日,余某(甲方)與南京第五制藥廠(乙方)從頭訂立《“新樂康”保健藥品協作出產出售協議》一份。所斷定前序內容部分與上一合同相同。兩頭約好:1.甲方作為該專利技術的全部人(專利號為99100142.7),因不具備出產和出售的條件,現甲方以該產品的專利技術點點評值為600萬元,乙方以其廠名、商標、兩證一照等無形資產相互協作出產、出售該保健藥品。2.協作期間乙方享有出產權。3.為了該產品面向商場,甲方出資50萬元由乙方為甲方注冊一個二級法人的出售公司,用于專門出售該產品,在江浦收取發票,公司所發作的稅上繳江浦,稅后獲利歸甲方全部。4.加工費用支付方法:該產品所需的原材料由甲方擔任供應,乙方擔任加工。具體為:每年出售該產品最低提成基數(360萬片)為16萬,短少部分應補足16萬元;360萬-660萬片按每片0.05元給付;660萬片以上按0.06元給付。5.該產品壓片所需輔助材料由乙方擔任,壓片以外包括其鋁箔包裝、小包裝、中包裝、大包裝及其藥檢對照有甲方擔任。6.本協議為長時間協議,直到甲方提出異議并另行洽談。


      余某針對上述協作出產出售協議所觸及出售金額的分配作了進一步說明:一盒藥是36片,價格為49元,出產本錢7.6元,一片的出價格格為1.36元,出產本錢約為0.21元。按照協議,在年出售量未抵達360萬片時,余某應支付加工費0.04元,約占出價格格的2.9%,扣除每片本錢,余某自得收益1.11元,約占出價格格的81.6%;在年出售量在360-660萬片時,余某支付加工費0.05元,約占出價格格的3.68%,扣除每片本錢,余某自得收益1.1元,約占出價格格的80.9%;在年出售量逾越660萬片時,余某支付加工費0.06元,約占出價格格的4.4%,扣除每片本錢,余某自得收益1.09元,約占出價格格的80.1%。


      2002年10月30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發放2002B1250號批件。其間記載藥品稱謂:新樂康片;出產企業:南京立業制藥有限公司;藥品附和文號:國藥準字B20020529;原附和文號:蘇衛藥健字(1996)第1651號。2010年8月24日,江蘇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發放2010R001313號藥品再注冊批件。其間藥品稱謂:新樂康片;藥品附和文號:國藥準字B20020529;藥品附和文號有用期:2015年8月23日。2015年8月19日,江蘇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附和了新樂康片的藥品再注冊,藥品附和文號有用期到2020年8月18日。


      余某提交了“新樂康片”藥品外包裝和說明書。其間記載:附和文號:國藥準字B20020529;出產企業:立業制藥股份有限公司等。


      2002年至2014年,立業公司估計出售“新樂康片”藥品6481519盒,取得出售收入6667萬元。


      三、其他斷定查明的相關實踐


      南京中院(2011)寧知民初字第544號民事斷定查明,先聲藥業研討公司(甲方)與周某(乙方)簽定了《顧問協議》,約好先聲研討公司聘請周某為海外顧問,周某擔任項目舉薦、與國外公司溝通交流、促進項目協作開展等作業。關于報酬,該協議約好,周某向先聲研討公司供應項目,促進先聲研討公司與項目供應方(第三方)簽定協作協議,先聲研討公司須向周某支付相應的勞務報酬,相關首要條款為:1.先聲研討公司與周某簽定長時間戰略伙伴協議,聘請周某擔任先聲藥業研討公司駐北美洲海外顧問,先聲研討公司每月支付3000元人民幣顧問費。2.如因周某的幫忙和引導促進先聲研討公司與項目供應方(第三方)簽定協作協議的,先聲研討公司向周某支付協議金額的5%作為傭金,并在每次先聲研討公司與項目供應方(第三方)簽定協作協議時以備忘錄方法就具體項目重述。


      南京中院(2015)寧知民終字第209號民事斷定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促進科技作用轉化法》(1996年10月1日實施)第二十九條規矩,科技作用結束單位將其職務科技作用轉讓給他人的,單位應當從轉讓該項職務科技作用所取得的凈收入中,提取不低于百分之二十的比例,對結束該項科技作用及其轉化做出重要貢獻的人員給予獎勵。一審法院概括現有根據,提取凈收入中的21%獎勵給技術作用結束人,并無不當。


      上海高院(2015)滬高民三(知)終字第49號民事斷定查明,2011年5月至2012年10月,余某共向立業公司匯款2,272,818.18元,立業公司為此開具了姓名為“咨詢費”的等值發票。2013年1月8日,立業公司出具《情況說明》一份,上載:“麟雅商務咨詢(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本公司。本公司具有‘在物件表面熱轉印的方法’的發明專利權,于2011年5月容許廣州市凱富樂五金制品有限公司運用本公司上述發明專利,由于客觀原因,兩頭并未簽定合同。廣州市凱富樂五金制品有限公司自2011年5月初步,每月按運營額的40%向本公司支付上述發明專利的容許運用費,至今算計支付人民幣貳佰貳拾陸萬陸佰伍拾壹圓貳角壹分2,260,651.21元,本公司以咨詢費的方法向其開具效勞性發票。”訴訟中,兩頭供認余某所匯金錢2,272,818.18元即余某按其運營額的40%支付給立業公司的錢款。


      法院認為


      南京中院一審認為:


      一、立業公司實施了涉案ZL02117431.8號發明專利權


      首要,從藥物成分方面看,余某提交的新樂康片藥品說明書記載了“新樂康片”的成分為鉤藤、酸棗仁、蘿芙木總堿,與涉案ZL02117431.8專利揭穿的藥物成分相同。故可以認為立業公司運用的是余某ZL02117431.8號發明專利技術出產的“新樂康片”藥品。


      其次,從所運用的藥品附和文號也可以斷定立業公司運用的是余某ZL02117431.8號發明專利技術。余某提交的新樂康片藥品說明書記載的附和文號為國藥準字B20020529,余某ZL02117431.8號發明專利的央求日是2002年4月19日,授權公告日是2004年12月1日。在該附和文號構成時的2002年,雖然該專利處于已央求未取得授權的情況,但是從專利說明書記載的內容看,余某現已結束了技術方案的研發和臨床試驗作業,并提交了專利央求。作為技術方案現已結束并可以實施。立業公司根據該技術方案央求藥品出產并取得批文,并根據該批文出產和出售藥品,是合法和合理的。由此可以斷定所運用技術或許藥物成分就是藥品說明書中記載的成分,即為余某涉案專利技術。


      再次,從兩頭訂立的兩份《“新樂康”保健藥品協作出產出售協議》看,該協議目的是要求代加工,運用的余某全部的99100142.7號專利,而非余某ZL02117431.8涉案專利。該兩份協議并不影響立業公司運用余某涉案專利出產“新樂康片”藥品。


      綜上,可以認為立業公司運用了余某涉案ZL02117431.8號發明專利技術出產了“新樂康片”藥品,并進行商場出售。


      二、余某和立業公司之間構成專利實施容許合同聯絡,立業公司應當向余某支付專利運用費


      雖然兩頭沒有訂立書面專利實施容許合同,但是一方面立業公司實踐運用了余某涉案專利技術出產“新樂康片”藥品;另一方面余某擔任立業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兩頭在庭審中亦陳述曾就專利實施容許費問題進行過商談,可以認為余某自己關于立業公司實施其涉案專利事宜應該是知曉的,或許是通過其附和或許安排的。因此,兩頭存在實踐的專利實施容許合同聯絡,只是沒有訂立書面實施容許合同,但是這并不影響合同聯絡的樹立。


      專利的價值在于轉化為實踐出產力,發作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余某的立異和發明對此發作了至關重要的影響。因此,在余某主張的情況下,立業公司實施涉案專利,應當向余某支付容許運用費。


      當然,專利運用費首要應當歸于兩頭洽談并構成合意的范疇。兩頭可以就容許的內容、方法、時間、容許費及其核算方法和支付方法等進行商談并抵達協議。但是,就本案而言,兩頭早年就容許費問題進行過商談,但是沒有抵達共附和見,而且立業公司現已在實施余某涉案專利并構成出售和獲利。因此,一審法院根據以下理由就涉案專利運用費進行裁判。


      首要,《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十二條規矩,任何單位或許個人實施他人專利的,應當與專利權人訂立實施容許合同,向專利權人支付專利運用費。這是立業公司應當向余某支付專利運用費的直接的法則根據。


      其次,國家在政策層面鼓動立異和發明發明,并在法則層面上規矩了必定的獎勵比例。我國為了促進科技作用轉化為實踐出產力,標準科技作用轉化活動,加速科學技術前進,推動經濟建設和社會開展,專門擬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促進科技作用轉化法》。其間第四十五條第一款規矩,科技作用結束單位未規矩、也未與科技人員約好獎勵和報酬的方法和數額的,按照下列標準對結束、轉化職務科技作用做出重要貢獻的人員給予獎勵和報酬:(一)將該項職務科技作用轉讓、容許給他人實施的,從該項科技作用轉讓凈收入或許容許凈收入中提取不低于百分之五十的比例;該條款規矩的比例比該法2015年修訂前第二十九條規矩不低于百分之二十的比例有了大幅度前進。《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十六條規矩,被頒布專利權的單位應當對職務發明發明的發明人或許設計人給予獎勵;發明發明專利實施后,根據其推廣應用的規劃和取得的經濟效益,對發明人或許設計人給予合理的報酬。《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實施細則》第七十八條規矩,被頒布專利權的單位未與發明人、設計人約好也未在其依法擬定的規章原則中規矩專利法第十六條規矩的報酬的方法和數額的,在專利權有用期限內,實施發明發明專利后,每年應當從實施該項發明或許實用新型專利的運營獲利中提取不低于2%,作為報酬給予發明人,或許參照上述比例,給予發明人或許設計人一次性報酬;被頒布專利權的單位容許其他單位或許個人實施其專利的,應當從收取的運用費中提取不低于10%,作為報酬給予發明人或許設計人。雖然上述是有關職務技術作用轉化后給予技術作用結束人或許專利發明人的獎勵,而本案并非如此,但是鼓動發明發明和作用轉化并給予結束人員必定的獎勵應該是一種法則一起。本案中,余某獨立結束了涉案發明專利的研發和驗證作業,并由立業公司實施,立業公司按照必定比例支付專利運用費應該是法則應有之意。這些規矩關于本案的裁判具有參看作用。


      再次,從相關實踐來看,相關合同的約好具有必定的參看性。如南京中院(2011)寧知民初字第544號民事斷定書查明的有關藥品專利居間合同費用、核算方法和支付方法;上海高院(2015)滬高民三(知)終字第49號民事斷定書查明的兩頭當事人就相關專利運用費及其支付方法等所抵達的協議等。這些實踐均來自于實踐,系兩頭當事人根據對專利及其相關產品商場知道等的基礎上所抵達的一起,關于本案專利運用費的裁判是一種合理性要件的支撐,具有必定的參看價值。


      第四,兩頭曾就涉案專利的專利運用費問題進行過商談,只是未能抵達一起,標明立業公司有支付的自愿。


      第五,兩頭曾就余某全部的99100142.7號發明專利抵達過兩份《“新樂康”藥品協作出產出售協議》。該專利與涉案專利具有必定的相關性。余某陳述了該專利產品的價格、給予立業公司的加工費、獲利率及其分配等,具有必定的參看價值。


      第六,余某央求按照涉案專利產品出售總額的10%主張專利運用費,具有合理性。一審法院庭審中曾要求立業公司提交涉案專利產品的出售獲利,但是其拒絕提交,因此一審法院無法據此并參照其他相關要素進行裁奪。一審法院根據前述五點理由并參看其間合理要素,斷定余某的訴訟央求有實踐和法則根據,應予支撐。


      關于余某要求立業公司支付違約金的訴訟央求,因兩頭洽談未抵達一起,并有協作的基礎和理由,一審法院對此不予支撐。


      關于余某要求間斷實施該專利的訴訟央求,因兩頭未能就專利運用費抵達一起并訂立書面實施容許合同,短少進一步協作的基礎,且現用藥品附和文號有用期于2015年8月23日到期,故對此予以支撐。


      立業公司不服一審斷定,向江蘇高院提起上訴。


      江蘇高院二審認為:


      一審法院根據查明的實踐斷定立業公司支付余某專利運用費666.7萬元并當即間斷實施涉案專利,并無不當。具體理由如下:


      首要,《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十二條規矩,任何單位或許個人實施他人專利的,應當與專利權人訂立實施容許合同,向專利權人支付專利運用費。二審中,立業公司對其實施了涉案專利不持異議,即其認可與余某間就涉案專利存在著實踐上的容許法則聯絡。故立業公司應就其實施涉案專利而向余某支付相應的專利運用費。


      其次,從余某與立業公司2000年12月28日及2001年7月1日簽定的《“新樂康”保健藥品協作出產出售協議》來看,余某通過容許實施專利而可取得的利益約占整個藥品出價格格的80%。雖然該兩份出產出售協議所約好運用的是99100142.7號專利而非涉案專利,但從兩份專利的功用、藥品組成成分等來看,涉案專利系99100142.7號專利的改進及接連。且根據藥品附和文號間的相應聯絡,可以斷定立業公司在2002年之前出產的新樂康片運用的是99100142.7號專利,在2002年之后運用的是涉案專利。因此在兩頭未就實施涉案專利簽定新的出產出售協議或專利實施容許合同的現象下,可以視兩頭間的權利責任聯絡實踐仍適用2000年12月28日及2001年7月1日簽定的出產出售協議中的相關條款。而本案中,余某僅主張藥品出價格格的10%作為涉案專利的容許運用費,并未逾越兩頭在2000年及2001年出產出售協議中的約好。故一審法院對該合理容許運用費予以支撐,并無不當。


      再次,鑒于余某本案主張的容許運用費合理,應予支撐。在此現象下,立業公司如認為該費用遠超其實踐獲利而不合理,則應由立業公司對此主動供應相應根據予以證明,而無需等候人民法院要求其供應。


      終究,一審法院斷定立業公司當即間斷實施余某的涉案專利,就是對兩頭間業已存在的實踐上的專利容許法則聯絡進行革除。立業公司認為一審斷定未革除兩頭之間的實施容許合同而僅對革除成果作出斷定系法則適用差錯的主張,與實踐不符,不予支撐。


      【專利申請】實施他人專利,如何支付「專利許可使用費」?



      本文章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絡刪去






      — 效勞指南 —

      眾通全國,財富未來!

      眾通企業效勞可為您供給專業、高效的創業效勞,如果您需求注冊公司記賬報稅、注冊商標、處理各種許可證,或有其他工商稅務疑難雜癥,歡迎跟咱們留言咨詢。



      Copyright@2013-2018 深圳眾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粵ICP備15021982號
      ?首頁 電話咨詢 在線咨詢 眾通服務
      WWW.SE890,COM